背景:
阅读新闻

窗外所思

[日期:2015-02-04] 来源:  作者:2012级20班 阚成章 [字体: ]

朋友在一旁叹着瑞士小木屋的典雅,看过旅途中所拍的照片之后。

的确,相比之下,我们自己像住在火柴盒中的小鼠。

可蜗居的只是我们,我们这一代人罢。瑞士,欧美,自有他们的历史。贫者穷困街头,毒雾弥漫,乌烟满天,积累与剥削,污秽与暴力,这充斥的一切不过是它们百年前刚发生过的。西方有谚语,每个圣人都有其过去,每个犯人都有其未来。日子不可能永远暗或永远明的。我们有光明的历史和未来,我们也有黑暗的历史和未来。

但历史、未来,究竟为何物?时代总是被强加于每个降生的人身上,究竟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历史总被沉默者接受,由浅薄者创造,由深刻者思考。可你无法抱怨浅薄,又不能永远沉默地深刻。举动,一有举动褒贬便随之而来。激进派上台就成了保守派,被压迫者翻身便成了剥削者。

在利益的驱使下,没有人不是受害者。

没有什么不是是两面的,人性更是。

一次次地被论断过,大同社会只是妄想——既然妄想,便无所谓口号与标语吧,不如放下所谓和谐的假称,努力做好自己的一点,发挥自己的一点人性的光芒,突破现状就好,淡淡微笑就好。完全不出于崇高的理想。

你可以把灵魂归于命运,也可以把身躯交予信仰。可二者皆不可深究,深究了都荒谬。但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梦想,什么都不做,什么都质疑就好吗?

都还没达到老子的境界呢。

还是回到地面上。

就是那么多的小颗粒,不可思议地按某人设下的规则行动着,从游离到化合,从低熵到高熵,是谁欺骗着谁,谁玩弄着谁?

多么伟大的人类的质疑啊!不可思议的反思,至高无上的荣耀。可它却把人逼疯,因为质疑永不停止地向外奔流。多少人早早弃掉它,一生如草芥;又有多少人追它而惨死,连草芥都不如。

碌碌?呐喊?彷徨?沉默?叹息?实践?探索?信仰?反问?保守?对抗?面对?逃避?

我听到了对生活的赞美。

还有轻轻的叹息。

瑞士的雪山和木屋,真好。

 

窗外的雨水、窗外的阳光,也好。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zhouzp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