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死在春天

[日期:2011-12-22] 来源:  作者:2010级12班 王方威 [字体: ]

  清明节后,一改几日前的阳光灿烂,天空阴沉,小雨淅沥,配合着清明的气氛,又适逢姨妈的忌日,于是脑海里想着死亡,想着生来又死去,觉得有一种难言的悲哀,为时光匆匆一去不返而悲。

  你看那枯叶,春风中挣扎在枝头。深秋的萧瑟和寒冬的肃杀折磨得它身形枯槁。暖得醉人的春风又不停地吹拂着,让苟活过一冬的枯叶,在春暖花开的时候悄然落下。与正积蓄力量萌发的青草的嫩芽相拥相偎。这是春天最后一片落叶。

  我站在窗口那里盯着叶子落下,心想,人会不会也想这片叶子,有过最美好的青春,有过最蓬勃的夏日的火热,在收获的季节退去张扬,经历寒风吹打骤雪积压,而后在生命新一次轮回伊时,生命的油灯倏忽熄灭,只留下青烟一缕。

  答案是肯定的:有生必有死,周期轮回。生来,行世间,遭苦难,尝遍甜酸苦辣,终有一死;死后,过忘川,入地狱,坠入六道轮回,重获新生。无论是人是物是畜生,生命轨迹却都近乎一样。

  正如玉兰,竟不知道花骨朵是什么时候钻出来的,未生叶,先有花。每一根光秃秃的枝桠,都有数个骨朵不断地膨大,像内中积聚强大的力量,正撑着长瓣一点点绽开。即便没有什么香气从中溢出,但那似露非露,欲露还休的姿态仍然吸引着很多人驻足品味,尽展百花盛放之首的骄傲和荣耀。

  花越开越密,天越来越暖,中午绕在树边拍照的人越来越多。我知道,玉兰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果然花期一到,繁花日渐憔,落英渐多,纯纯的落花掉落在泥土上,与他的过去紧紧相拥,魂归本源,在他的树根旁边慢慢枯黄。更是清明一夜细雨处,吹落花无数。或匆忙,或悠闲的脚步踏碎一地残花。我只是觉得惋惜。惋惜那拼尽全力突破外皮束缚的花芽,惋惜贪婪吸取雨露吸取水的骨朵,惋惜已近生命暮年仍然灿烂盛开的花瓣。

  明明在春天,为何这许多死亡。

  我记得姨妈去世时也正是春天,护城河畔的杨柳妆点茸茸新绿,婀娜招摇,风筝飞得很高,拥抱着温暖晴朗的天空。人间处处欢声笑语,而噩耗却至。生的欢乐戛然而止,我看到妈妈如木偶一样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接着便嚎啕大哭,像经历着剜心一般的剧痛一样,歇斯底里地撕心裂肺。姨妈的葬礼上,她的心情已平静了很多,只是红肿着双眼,眼泪无声无息地流下,却伴着低声地抽泣。才几天,她已发丝枯黄,面庞憔悴,脸色苍白如纸。我才真的理解了,生离死别带来的瞬间的持久的剧痛。

  或许死去的姨妈并未感到死亡带来的痛楚,她只是永远合上双眼,不哭不笑不语。但生命被剥去,带给亲人和挚友的疼痛远不是我们所能想象的。就像把身上的一块血肉,隔着温热的皮肤,硬生生地扯裂,撕下来。只有亲身经历过,体味过,才能明白那是怎样一种失去的不甘不舍和精神的巨大空虚。

  我想,人们回避死亡畏惧死亡,是因为见过死亡,懂得死亡带给人的痛苦,而并非死亡本身有多么难以忍受——故去的人再也不知痛和不舍。我们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待自己的死亡,因此觉得死亡的可怕,然而真的大限将至,无计可施,只好静待死亡,死去也就是死去了,也便不能再与人倾吐死后的种种。这才是死亡最可怕之处。

  像我,看着玉兰花败落,觉得有那么一些惋惜和悲伤,但我实在不知,玉兰若明明懂得落花的无情,又为什么拼尽全力去绽放。

  直到见那玉兰树的枝头萌发新芽。一点一点两点三点新绿从花落处萌发。两片小小的嫩叶向两边微张,拥抱这世界。点点新绿代替那纯白或淡紫妆点了玉兰树的颜面。于是觉得惊奇,又突然醒悟:未生叶,先有花。

  原本就是这样的。要在万物初醒的时候,华丽地绽放,在百花欲发的时候,凄凄落下,又在落红无情的时候,释放新叶新芽,绿满新枝。

  所谓新生,原本就是在死亡之后的又一次轮回。玉兰花败,新芽才会萌发。就像梨落之殇,落尽前奏,在此之后,生机盎然才显露无疑。樱花漫天飞洒,天上地下,那时才是春天的开始。

  我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多么荒唐和悖谬,像陷进了漩涡而抽身无能。努力希望参悟生死之奥秘,看到了正解的微光,却万万追寻不到。

  忽然想到了藏传佛教,宗喀巴的教义总给人不一样的启迪。藏人的现世交付给他的前世和转世,千里朝圣,磕长头,转变经筒,升起风马和五色幡,只为还生前的债怨,为死后祈福。藏人相信,现世的物理形态消灭得越干净,则精神保留得越纯净。因而,死去的尸体被山鹰吞食,灵魂却未灭,反而在这死后之死中超脱、净化,得以新生。

  怎么评价这种境界呢?我们是应该惊叹?赞同?佩服?还是五体投地呢?人类探寻死亡已经千年了,有什么结果么?

  古代文明大抵相似,埃及人宏伟的金字塔,令人叹服的木乃伊也居高临下地向今人默默讲述他眼中的死亡。《亡灵书》也告诉人们,死后肉体虽然无用,但精神却是不灭的,奈芙蒂斯既是死者的守护者,也是生育之神。她的儿子阿努比斯守候着亡者的灵魂,引导他们通往来生之路,免于第二次死亡,准备新的轮回。听起来多么玄妙。

  宗教所告诉我们的,是人类对这个世界和对自己最初的最朴素的认识,无论是世世轮回还是死后来生,古人都信仰生死乃是同根生,长成才为并蒂莲。这看似深刻的理解,也恰恰说明了人类一直以来都从旁观者的角度畏惧死亡,但又坦然地对待死亡。他们畏惧死亡,所以期待死后不灭;坦然于死亡,所以盼望来世轮回。

  尼采说永恒轮回永恒世界。而米兰昆德拉则用奥妙的理论告诉他的读者,永恒轮回从一个反面证实了生命只有一次且不再反复。

  因为永世轮回,所以生命中每一次的选择都可以重演,世界的每一场灾难都会重蹈覆辙,所以证明了生命只有一次是多么重要,因而也证明永世轮回的悖谬。

  古人今人,贤人智者,争论或是探讨,各抒己见或者各执一词,对我们来说并无影响。因为死亡是自己的事,而不要把自己置于旁观者的位置。先秦的诡辩家说,人的死亡,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开始了。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即人的一生其实是享受死亡的过程,而死时旁人的那一次嚎啕大哭也算作对享受结束的告慰?

  死不过是一次迁徙,永恒复返,现在被未来替换,是度过中的音符,或永在的一个回旋。史铁生这样说。如果我们能够如此看待自己的死亡,便恰恰可以淡然于他人的离去。真正高的境界,不是悲伤于死亡的存在,不是悲伤于他人的死亡;不是相信来世的幸福,不是因为相信来世而坦然赴死。

  能够在春天生,正是因为可以在春天死。选择在春天生,也是因为能够在春天死。

  不悲不喜,面对生的时候淡淡微笑,当作欢迎;不悲不喜,面对死的时候轻轻颔首,算作告别。我一直要活到能够历数前生,你能够与我一同笑看。所以,死与你我从不相干。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