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图文]墙

[日期:2009-03-30] 来源:  作者:2007级16班 墙 [字体: ]
  黑暗中,他疾步行走。

  夜已很深了,对街却仍有橙红的灯光,在黑暗氤氲里,还有人们的笑闹,向他这里的寂寞袭来。今天是圣诞节。他避开这些光和笑声,穿行于一条漆黑的小巷。迎面来了一阵冷风,他裹紧风衣,把手深深地插进口袋里。现在足有零下十度,他的右手却烫得红胀了起来,这是猎物逼近的信号。他知道目标不远了,于是又加快了脚步,暗巷中,简直像在飞翔。

  对于在节日里被叫出来工作这件事,他并没有什么怨言。相反的,对于这一次的任务,他感到少有的兴奋。因为据说他这次要找的人是一个十足的幸运者——上帝曾经实现过这个人的一个愿望。“不过,人类的愿望大都太普通,无非就是得到原本不可企及的财富,寿命,名誉,权力或是爱情罢了。”想到这里,他又觉得自己刚才的兴奋着实有些可笑。

  他在一个餐馆后门停了下来,就是这里了。可是,他很快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因为这个时候,餐馆已经打烊了,四下悄寂,只有一盏又脏又老的灯疲惫地亮着,照着一只散着异味的垃圾桶,一切都像在告诉他,这肮脏的暗处根本不会有野猫和苍蝇以外的生物。这与他想象的今晚的工作环境不同,也与“幸运”二字不符。他以为是哪里出了问题,想要离开,转身之际,却看到垃圾桶后伸出一只苍老的,灰色的手,指甲灰黄,蓄着骇人的脏物。如果不是那只手在这时动了一下,同时传来了一阵沉闷的咳嗽声,他真的会以为那手是属于死者的。迟疑片刻,他走了过去。右手更加烫了。
  眼前的这个老人,简直是蜷缩在垃圾中,把身边的废报纸都堆在了自己身上,他的面容与手的颜色相同,只是比那双手更加衰老,更加干枯,更加没有生气。头发似乎很多年都没有清洗梳理过,纠缠在了一起,因为太脏而同样显出灰色。这个老人有肺病,他敢肯定,因为从刚才开始,老人就一直剧烈的咳着,还痛苦得喘着粗气。他倒抽了一口气,看着这个可怜的老人。他知道他是谁,因为自己的右手已经热得几乎要溶化,可他不知如何解释这个灰色的老人的幸运。他听到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呢?如果是真的当初到底有什么愿望被实现了?又为什么会导致他现在的落魄?虽然有很多疑问,他还是蹲下身去,将右手伸向老人,想要快快结束这一切。

  就在这时,老人倏然睁开了眼睛。

  黑眼睛渐渐适应了这里的光亮,瞪大了,看着眼前的这个着一身黑衣,神色严肃,把手伸向了自己的年轻人。却没有表现出很多恐惧,只有惊异,难道他看错了?他居然还觉察到了老人微微的兴奋。这双眼睛只像是一个洞,延伸进无人可以触碰的,无边的黑暗。空气在一瞬间尴尬地冻住了,只有远处,久久不愿散去的狂欢的人们还在唱着走调的歌。

  老人首先打破了沉默,“年轻人,你看得到我?”(声音一如他想象的,沙哑而笨拙。)这可能是他听到过的最奇怪的开场白。他相信自己此刻的表情一定很困惑,很蠢。

  老人似乎以为他要离开,马上十分惊恐地请求道“别走,年轻人,别走,陪我说会儿话行吗?”他定住没动。

  见年轻人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老人似乎很高兴,好像很希望赶紧找到话题,好让他能留下来,于是他想也没想地说“年轻人,我就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对于老人近于冒昧的建议,他并不惊讶,因为他知道在这个时候,人们往往都会有很强的倾诉欲,特别是叙述自己的人生。而对眼前这个老人的人生,不得不承认,他十分好奇,于是他点了点头。

  老人在垃圾堆里挪动,坐直身子,把双手交叠在一起。“年轻人,你相信有那种人吗?那些说是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像是看到幽灵、鬼怪之类的,你相信他们吗?”

  他没回答,似乎是默认了。

  “唔,如果真的有那种人,我倒真要羡慕他们呢,咳……,其实比别人看到的多那么一点并不是什么坏事,相反的比正常人看到的东西要少,才真是挺吓人的,是不是?”这个问句说得丝毫没有疑问的语气,老人似乎只是在自言自语。

  他皱起了眉。

  老人抬头看了一眼,接着讲了下去“我要说的大概有些离奇,但我知道你会相信的,因为从刚才看到你,我就知道你不是个普通的年轻人,我相信你愿意听下去的,嗯,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

  又是一阵沉默,老头儿一直在思考什么,终于,他们开始了那晚谈话的正题。

  “嗯,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是够落魄的,可是,在我人生最初的三十六年里,一切都很顺利。是的,小的时候家庭和睦,父亲为政府做事,母亲是老师。接受完大学教育后,我去了银行工作,平淡的结婚,生子。生活富足,没有经过大风大浪,那么在外人看来就比较轻松愉快了吧,所以大家都说我很幸运,我自己也很满意这种平静的生活,直到三十六岁那一年。(老人又剧烈的咳了起来,勉强按住前胸,继续他们的谈话)悲剧是从我父母那里开始的,他们在那一年一起退休,然后出国旅游,结果发生了空难。(老人开始哽咽了)出事以后,我接到电话,去领我父母的遗体。我当时几乎举步不能,我妻子就要求和我一同去。于是我们出发,并且带上了我们的儿子,他还太小,我们不能留他一个人在家。可事实证明,那是我这一生中做出的最糟糕的决定。当天雾很大,一辆卡车与我们发生了严重的追尾,我最后一眼看到我妻子和儿子是通过汽车的后视镜。没错,他们也永远离我而去了。(老人现在抽泣起来)哦,世纪末日也不能比那更糟糕了,我在一个星期以内为我的父母、妻子和儿子下葬,在那一个星期,我一下老了十岁。然后我昏睡了一个月,亲戚朋友以为我也要不行了,可最后我还是醒了过来,只是把我的灵魂也留在了睡梦中。那一阵子,我几度寻死,但真正让我失望的是,我总不能下决心,总是把快要吞下的安眠药吐出,或是割了腕以后马上打急救中心的电话。我发现自己是个自私的人,自私又可笑,即使是失去了所有重要的亲人,我还是死抱着自己的生命不放,不愿去陪他们,这很卑鄙。”

  年轻人忽然摇摇头,这是故事开始后他做出的第一个动作,“珍惜生命永远都不会有错的。” 

  “不,你还太年轻,你不明白的。自以为可以承担家庭重任,承担整个世界给自己的一切压力的男人,居然无法坦然与天国的家人相聚,这就是不忠诚,怯懦,你不明白。”老人的声音更加痛苦,“更糟的是,我不能接受死亡,却也不能接受现实的生活,我辞了工作,每天呆在家里,我的行为开始有些怪异,你知道,就像走进了不幸的怪圈,并且不再打算寻找出口。我总是用几个小时看我儿子的一张照片,待在厨房里一遍又一遍地擦洗我妻子生前喜爱的那些茶具,有时会在我父母的旧公寓里坐上一整天。我开始酗酒,挥霍我父母留下的遗产,保险公司的赔款和自己几年工作攒下的钱,这些钱也让我痛苦。我时常几天几夜不吃东西,只是喝酒买醉。我把自己丢进了一个介于生死之间的地方,一个丢失了时空概念的只有我一个人的地方,坠落,深陷,淹没,窒息……然而,天哪,我做得最多的事就是祈祷上帝,我觉得自己已经经历了人生太多的悲痛,无法承受更多,我祈求上帝让我不要看到饥饿,离别,战乱,病痛。我祈求上帝让我与悲伤的世界隔绝,我相信他不会丢下我不管的,我相信他不会把我推向深渊……我真恨自己这么做,我是个懦夫。”

  “很多人都会这么祈祷的,像是不再经历痛苦之类的。”年轻人像是在安慰。

  “但在大多数时候,那仅仅是愿望,不是吗?”

  “噢,我想那确实仅仅是愿望。” 

  “问题就出在这里。因为我的愿望实现了。”

  冷静的他,都不禁睁大了眼睛。这便是真相了。

  “我知道这听上去有些疯狂,因为一开始我甚至并不相信有上帝存在,我不信教,那么祈祷只不过是人在最无助的时候的本能吧。但是事情真的就这么发生了,在我消沉了大约半年以后,毫无迹象的,家里的很多东西都凭空消失了,像是我们的家庭影集,我妻子所喜爱的那些茶壶茶杯,还有我父母的公寓,这些寄托了我的哀思,常常让我想起亲人的东西,都在我眼前消失。这也许难以理解,就拿我父母的公寓来说,它位于一座大厦的10层,而在我的眼中,第9层和第11层之间,便是空白。可是,我看不见,并不代表不存在,我还可以触摸到它们,而且我相信其他人都可以看到它们,并没有人为消失的楼层而惊恐。后来,家里越来越多的东西不见了,因为要知道,整栋房子都充满了家庭的美好回忆,当然,当我再看它们时,就变成了哀痛。那些我看不见的东西,都只留下一些暗影,代表着他们的位置。消失的东西不断增加,大约半个月后,我彻底被困在了深深浅浅的迷迭的影中。我极度恐惧,因为起初,我以为那是亲人们的诅咒,诅咒我的舍弃,于是我离开在我看来已空无一物的家,在城市的另一边租下了一套房子。恐惧真正叫醒了我,我开始打算在这里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或许会回去上班,从新做回一个正常的人。但是,就当我看到一点希望的时候,我发现奇怪的现象蔓延到了这里,街上的许多人也变得模糊,像是饥饿的乞讨者,绝望的借贷者,不堪重压的中年人,他们都模糊了起来,后来居然也变成了灰色的影子,就在这时,我意识到这不是诅咒,这是我的愿望实现了。那以后,我才意识到也许上帝是存在的,他错误地实现了我错误的愿望,我更意识到人人都有悲伤无奈,整个世界都是浸在书写悲剧的墨水里的,大概只有神鬼才不会有七情。渐渐的,除了那些新生的婴孩和彻底的白痴(惟有他们没有精神面上的痛苦),我再也看不到任何人,我走在大街上,就只有熙熙攘攘的人声和鬼魅般的影子。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但我也并不想以死亡的方法解脱,于是我就这样生活,靠垃圾桶里的剩食过活,在城市中游荡,我终于不再有什么悲伤的思绪了,因为我根本没有完整的生活,心灵也开始残破,可我相信会有人出现向我解释这一切,然后再把我的生活引向正轨,因为这从头至尾都是一个可怕的错误!我一直在等待,等了整整三十年,终于还是让我等到了!”

  老人看他的表情起了变化,先是亢奋,后来变得几乎疯狂起来,黑眼睛里窜出了火光,他猛地拖住年轻人的腿“是的,我遇到了你,你是我唯一的希望!因为我隐瞒了一点,那就是我的愿望中提到与悲伤的世界隔绝,这一点也实现了!所以我看不到的人,也都看不到我,我在别人眼里也是影子,我是彻底与这世界隔绝了!而你发现了我!唯一的解释,就是你不属于这世界,你一定是来解救我的神,快,快让我解脱!既然这么奇怪的事情都能发生,那么时光一定可以倒流,让我回到家人的身边!即使是回到那段绝望的日子也好,我要收回那该死的祈愿!求你!求你!”

  他僵住了,片刻后点一点头,他的脸完全浸没在黑暗中了,老人看不见他的脸。于是穿黑衣的死神伸出了灼热的右手,悲伤的灵魂从左耳飘出。

  是的,老人最终也没有明白,时间的逆转和生死的非常规更改是连上帝也控制不了的,世界上有很多东西都是神所无法操纵的。还有,他是神,却不是那生活在极乐世界的天使,他只是一个死神,奉命来让他的灵魂获得自由。

  当晚,他安葬了老人。老人说神鬼没有七情,但他今夜却对老人生了怜悯。

  拂晓,年轻的死神出现在了城中最高的一座大厦的天台上,点燃一根烟,静静地坐下来,看着这个还在静静安睡的城市。

  今晚的老人是可怜的,他尴尬而又狼狈的活了30年。老人在流浪中一定明白了悲剧占了这个世界的很大一部分,特殊时期,甚至是绝大部分。而这,并不能被当作逃避的借口,相反地,这是促使人类去接受那些不可避免的沉痛,并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去改变生活,去珍惜难得的幸福,这是悲剧的力量。而老人的悲剧却又是注定的,因为如果他没有这离奇的经历,也不会有这样的觉醒,他本来就选择了逃避,如果不是这样,他还会一直把自己锁在原来的家中,这与上帝给他的“与世隔绝”在本质上没有差异,这只是上帝的一个小小的讽刺,愿望早已实现,通过他自己。其实这城中有很多人同老人一样,不断逃避着,不能直面悲痛,他们在精神上也是流浪者,透明人。而这世界从来没有为谁完美过,我们都没有必要骗自己。

  不愿接受痛苦,同追求物质生活奢侈一样,是一味的追求精神生活的轻松,完全把自己的精神用罩子保护起来,是一种病态的行为,永远不能成就坚强的毅力和高尚的人格。

  当你不能接受悲剧时,你的悲剧也要开始上演了。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