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人间谬言----《西希弗的神话》读后感

[日期:2012-05-29] 来源:  作者:丁晓慧 2010级16班 [字体: ]

最终,在这片荒漠,最小的孤独的树,正变成最温柔、最脆弱的形象。

                            ——加缪《灵魂之死》

 如果你看透了这世界的荒谬;如果你陷入了极端的孤独,并清楚地知道那孤独实际上是每个人不可避免的;如果你想到死亡,就像加缪所说,“荒谬感扑面而来”。
  
也许这个世界某处的学生在清晨第一缕阳光下,会忽然意识到自己竟不知学习是为了什么;也许某处的公司小职员下班回家靠着公交的车窗,一眯眼的瞬间就想不通自己每天的活动行为是为了什么。
  
在“荒谬推理”这一节中加缪写到,“在剥夺了幻想的世界中,人们感觉自己是局外人”。这里所说“剥夺幻想”,不如说是思想开化到了某种地步,使得生命变得举步维艰,个体显得尤为孤独。局外人,没有归属感,混混沌沌存在于世,无怨无仇无悲无喜。
  
世界是荒谬的。对于没有意识到这种叫做荒谬的感觉的人而言,世界只是世界。对于像是照镜子一样直勾勾盯着荒谬的人而言,世界仍是世界。只是有那么一瞬间,你体会到这荒谬,体会到人生的无望无效,于是你孤独了,你什么都不在乎,你抛却一切,但是抛却一切也显得那样无用。你把世界孤立,然后欺骗自己。
  
条条道路通罗马,你的命运似乎也是这样定性了。你终于发现,原来自己是在原地无休止地对着空气怒吼、呼喊、悲伤、大笑。就像是忽然得知自己是个魔法师并且一夜之间看得见所有奇怪的魔法生物,荒谬感像沉默地与你擦身而过又诡谲一笑的巫师,逼问你到底是选择魔法阵营还是安心当个小老百姓。
  
既然无望,你是要了结自己,还是了结世界,还是了结命运?
  
了结自己,不给别人添堵,但动物本性使然,这是个需要极大意念的选择;了结世界,哈,反社会反人类,反正一切都是荒谬的;了结命运?这个有意思,命运已经是荒谬的了,了结它岂不是更荒谬。
  
我的反抗,我的自由和我的激情”,这是加缪的选择,这就是所谓的了结命运吧。不,准确的说命运是无法了结的,可是我们能够跟与自己相关的独立的那部分命运做个了结,就像楚门。我们每天所做的,是否都是荒谬。答案已经是肯定,而加缪给出了回推的过程。既然这里存在一个既定的现实,那么何不让我们回头看看,有什么方法可以让自己就算直视命运也能够坚定地活着,或是为什么我们一定会得出这个结果。
  
生死本就是既定的命运。生死一轮,我们或许带不走任何曾如获至宝或引以为傲的一切,可这壮阔的历史中,毕竟有我们的一角。命运让我们的生命显得如此无力,使我们的印记显得像是写在沙滩上的字迹,用水描摹在青石板上的山水。我们所做的一切,会有人记得吗?终究是会消失吧。可是毕竟,那些存在过呀。我们依靠这些存在,美好的活着呀。奥布兰对温斯顿说:“成灰了,甚至不是可以辨认出来的灰。是尘土。它不存在,从来没存在过。”而温斯顿说:“可他存在过!他存在于记忆!
  
这是存在与虚无的抗争,命运的可选择性与荒谬性的抗争。

如果不加入树叶与阳光的嬉戏中,我会是什么?我又可以做什么?是这道阳光——我的香烟在其中慢慢燃尽——这温馨和这在空气中呼吸的谨慎的激情。

             ——加缪《反与正》
问你个问题吧,你想要自由么,想要反抗么,想要激情么?

 大多数人,听见这么美好的词,反应大概是这样吧:要!呃,不要……嗯……要?
  
分别是第一反应。真实反映。权衡之后的答案。
  
学《兰亭集序》时,曾一度为“一死生”、“齐彭殇”纠结。问,这句话,王羲之到底有什么权利否定掉它。一死生,齐彭殇”,这不是既定的命运吗?在死生之间,我们何必要如此累心费神地追求那些历史中一瞬即逝的成就。有人就比划着两根手指,问我,相同的命运,一条是平淡的幸福,一条是痛苦却有快乐,你的选择是什么?当时的我反问,平淡,就不能快乐吗?其实,平淡是有快乐,只是那快乐会渐渐被无欲磨平,而怀欲的想要平淡,也终究是要陷入矛盾的。人们总这么贪心。若平淡如水的生活,怎可能经历反抗的刺激、自由的搏击;若一心一意与命运抗争,又怎可能安然接受生活的一切,即使是无欲无求的僧人,无怨无仇的旅人,无情无义的统治者。倘若一死生便齐彭殇,那兰亭的集会又有什么意义;倘若追求平淡,你是否真的能做到不为世事牵挂;倘若你选择了结命运,那,你可做好一生为心中的信仰或痛苦或快乐地活着?

 试一试吧,无论哪种选择。世界如此荒谬,而我们不必为此自寻烦恼。只要,履行心中所想;只要,守住心中信仰;只要,坚定不移。

 至于我,我的信条,向来是,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你就去调戏了它。而放在加缪身上,可以是,假如命运荒谬了你,你就去自由了它。

 其实我们一生都在不知不觉地反抗着,或情愿或不甘。

 我一向爱阳光。因为它使我感觉到,自己仍存在。自己仍有余力去反抗,去自由,去激情。

  我想,拥有“正午的思想”的加缪,“明知世界冰冷却要尽力燃烧”的他,也一定,爱极了地中海的阳光吧。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zhouzp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