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远方

[日期:2009-03-30] 来源:《空间》34期  作者:06级20班 王启芸 [字体: ]
Chapter 1   有泉的清晨

  在度过目前我人生中最长的一天之后,4个小时的睡眠并不能解除35个小时带来的疲惫感。但当我起身,隔窗观望这个城市的晨雾的时候,身体的沉重感仿佛瞬时减轻。那轻薄的雾霭,透过明净的窗和原白色的纱帘慢慢地将我包围。

  周末早晨七点零八分,这个城市还在沉睡,望见的只有空荡荡的人行道,清晰勇敢的树枝,和玻璃上上凝结的水汽。矩形的窗台上,慵懒的睡着一个绿色盆栽,让我不得不缓慢起身,以免打搅了这难得的幽静。

  突然响起的钟声,却提醒着我快快从画面中跳脱出来,继续我的旅行。远方模糊的教堂尖顶,在晨曦的映照里,折射出一道更为华美的光线。它能把天堂分为两部分,一半留给上帝和天使们,另一半任凭每一个仰望着它的虔诚圣徒朝拜。看得到的希望之光,会温暖每一朵云和每一阵风。

  这就是奥格斯堡的冬日晨景。

  干净,安逸,与世无争。

  隐隐约约可以听到房子周围流淌的水声,像一位英勇的德国士兵,用它铿锵有力的步伐,时时刻刻提醒人们现在的宁静多么值得珍惜。

  这里,和我的家乡一样以泉水著称。但二者又是那么不同,如果你曾看到过喷涌的趵突泉,那你或许会感受到泉城的泉水活在它们自己的世界里,向上的每一次勃发都是一种坚毅。而我们每一次的靠近都像是一次打扰(这不包含任何的不敬之意,只是我的反省而已)。

  而奥堡的泉水,是活在巴伐利亚人的生活里。三三两两结伴上学的孩子,沿着那条父辈走了一生的黑砖小路前行,脚下一块块光洁打滑的路砖都像在讲述他们经历过的风雨,用它们光亮的面庞,生动的演绎王室的更替和战争的记忆。

  淙淙泉水,在当地人的心中宛如一位永生守护在这座城市的神灵,用他的浅吟歌唱美好的季节和彼此相爱的子民。

  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所有的景色,只有当你真的踏上征途,才能体会它的珍贵。


Chapter 2   天鹅和梦境
    
 
  阿尔卑斯雪山带给新天鹅堡最美的风景,新天鹅堡还给阿尔卑斯山一个更美的仙境。

  借着奥地利浪漫悠扬的音乐气氛,位于德国拜恩州南部小城菲森(Fuessen)近郊的这座宫殿,在经历17年动荡的岁月后顽强优雅的起身,向世人展示他的主人——路德维希二世和他的童话梦想。

  或许,是造化弄人让这样一位为艺术而生的人登上了王位。15岁时的一场偶遇,在一场名为《尼伯龙根指环》的歌剧里,他为每一个插上了翅膀的音符或喜或悲,被台词的每个字句打动。

  直至今日,我还无法理解究竟是何等美妙的歌剧,才会让路德维希二世在听完之后开始声称,此生最大的梦想就是见到作者——剧作家瓦格纳。

  从此一条不解的因缘牵起。起因,正是被如今的人们渐渐淡忘和忽略的友谊。路德维希二世可以不顾国家,不顾臣民也要为瓦格纳修建属于他的一座完美的宫殿。在他最落魄的时候拯救他,而瓦格纳却在他的作品最繁盛的时期神秘死去。千言万语,都说不尽其中的苦涩和无奈。即使身临其境,也只能感受那份情谊的一丝皮毛而已。

  当我走进这栋洁白高耸的宫殿时,才切身了解它的纯粹,只可远观但不能亵玩的纯粹。耳边好像传来阵阵华美的旋律,大概是瓦格纳创作的音乐剧《天鹅骑士》的精彩选段吧。这个躲藏在郊外的圣地,犹如世外桃源一般让人流连。但可惜,这终归是一种流连而已。因为除了路德维希二世和他尊敬热爱的瓦格纳先生之外,它只属于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女性——Sissi公主,路德维希二世的青梅竹马。

  看到这里,你或许预料到这又是一个没有结果的悲伤的暗恋。但是,在你可怜他之前,请不要忘记这座城堡还有一个未讲述的故事。

  在这位国王哥特式的起居室内,摆放有一只瓷制天鹅,这也就是奥地利Sissi公主在他乔迁之际赠予他的贺礼。现在,我们可以把这二人之间的羁绊称为命运。当年,Sissi始料不及的一次旅行,改变了他们的生命轨迹。但路德维希二世可以为此终生不娶,就连他曾经的未婚妻奥地利女皇的妹妹苏菲对他的评价都是“路德维希不适合现实生活,那就让他做梦去吧”。这就是世界给他的一针见血,毫不留情的残酷。

  一切的一切,的的确确称得上是一场梦境。每一方地毯,每一张坐席,每一块帷幕都终将化作海的泡沫,消失在如同矢车菊般蔚蓝的海的尽头,抵达另一个没有纷争的世界。那里,才是属于那个不再是皇帝的路德维希二世的世界。

  随着电子遥控导游的指引,我不舍的踏出了城堡,耳朵好像还没适应这场静谧,期待着与下一个房间和下一个故事的相遇。

  不知何时,天空飘起了缠绵的冷雨,细密的雨丝划过每一颗被撼动过的心灵。时间仿佛停滞在这坚实的城墙里,突然发现,我们其实才刚刚起程。

  长满苔藓的小路,不时有一辆辆马车经过,好像真的回到当年,那个只有梦想的岁月。有一个场景在心底泛起涟漪:奥斯汀笔下的姐妹们,或许有幸光临此地,驾着他们轻便的马车,一路欢声笑语,期待着即将上演的一出戏剧……

  终于相信,在那潭如镜的湖面上,曾经有过一只编制过梦想的天鹅。

  它,或者是他,起舞,嬉戏,最后消失在远方的浓雾里。


Chapter 3   仅仅是巴黎

 
  当降落在戴高乐机场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一定会迷失在这片土地。因为,这里有你。

  有一种幻觉,我好像看到检出口外等待的你。即使外面的天空阴霾无比,你的眼光也能照亮我通向你的道路。挥挥手,示意我赶快把沉重的行李交付给你。就像多年的挚友一样,手拉手步入这座我梦已久的巴黎。

  你的小屋,和我想象中的相差无几。洁白的墙壁,洁白的窗帘,洁白的睡床,外加一个洁白的你。只有两面墙,在诉说着你和这个国度的奇遇。一面,贴满了照片,层层叠叠的风物和笑靥。告诉我不在你身旁的这些日子里,你都和这片天堂共创了怎样的曼妙情节。但我了解,摄影不是你的专业,另一面上的绘画才是你所求的。

  记得很小的时候,你就喜欢给我灌输枫丹白露派有多么的美好。现在想想,我好奇你那时候真的了解这些浓墨重彩下的传奇吗?不过此时此刻,我完全相信你,就凭这一整墙的《莫特方丹的回忆》。虽然这一幅幅都是你的临摹品,但我也觉得它们比73号里的那份真品都让我心旷神怡。因为你把我们的故事,融入到这一笔笔的油彩里。柯罗大师的美妙我已领教,但你的美好我永远都不想放弃。

  暂别这栋居所,两手空空的漫步在陌生的街道上,看着重叠错综的乌云。脑海中想像晴空万里时,天空会洒下多么温暖的阳光。渐渐走入市中心,沿着塞纳河两侧的人行道,我穿梭流连在每一位街头画师和行为艺术者的身边。

  不经意间,才发现原来塞纳河的水没用想象中的清澈,竟让我联想到了我们熟知的黄河。你一定会觉得我很肤浅,这样的比喻多么破坏意境啊。其实,所有的生命,只要活在这所城市,就会拥有专属于他的新的意义。就连河水也不会例外。沿街的露天咖啡店统统人满为患,此时才切实体会到居住在这里的人们,过着多么悠闲的日子。几个朋友,一壶咖啡,眼前走过的不同肤色的游人。成千上万的人来过这里,但最终留下的只是坐在咖啡座里的人们。他们活在游客们闪个不停的快门里,而那行色不一的游客却组成了他们情趣各异的生活奏章。

  夜色,慢慢的压下来了。不远处,埃菲尔铁塔的灯光也点亮了。不规则的星光点缀,让我分不清哪些来自亿万光年,哪些来自巴黎地标。在经历多年的批评否定后,埃菲尔铁塔才渐渐在当地人心中奠定了现在的地位。每年例行的防锈工程,好像在时时提醒每一位到过它的人,曾经的它有多么的痛苦难耐,但又多么的坦然坚毅。这张闪烁着夜幕的点点星光,或许总有一天也会随着自由的风,抵达万里外的华夏古国吧。那时的你,一定可以认出它们的,对吗?

  无奈的是,这份夜景里没有一个过客的位置。原路返回,拖着行李,我们终将别离。就算肖邦的《离别曲》再完美动人,也不能把我的思念完全地留给你。


Chapter 4   前方的远方
   
  我知道,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有你在身旁。

  以上,就是有你的远方。

  PS.请相信:故事,永远都有续篇……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1 楼
梦中人 发表于 2009-12-8 20:45:58
人生如梦,梦如人生。每天都像是一场梦,梦中有模糊的,也有熟悉的身影。有许许多多的许许多多……!
热门评论
梦中人 发表于 2009-12-8 20:45:58
人生如梦,梦如人生。每天都像是一场梦,梦中有模糊的,也有熟悉的身影。有许许多多的许许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