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回高中看看

[日期:2007-12-03] 来源:《空间》  作者:刘铭 [字体: ]
  高二时的教室是在四楼。曲折的走廊边的窗子排得很仔细。天挺阴的,可是仍能在长廊里享受到阳光。教室门还是只有抬高一点才能合紧。桌子都聚到了中间,可能是刚开完晚会吧,淡蓝色的窗帘半掩着探出去的窗台,曾经午休的时候就躺在那儿舒服地睡觉。拉开窗,自然就会有清风吹进来。窗台上面还有模糊的红字,呵呵,或许还是我三年前在上面留下的吧。 

  盘踞在后两排的都是男生。军训的时候我们这一排最让教官费心,老班也就特别照顾了我们这帮精英远离了讲台。帅哥凑在一起多了,难免一块闹腾。一般教室前面书声琅琅,而后面歌声起伏。前面的小女生不敢轻易到这儿来,老师们也头疼我们这儿的纪律。班长黑高个,是个篮球好手,夏天的时候赤膊作战,黑壮得像猩猩,张口一笑,露出身上最白的一口牙。通常 ` 玩累了,上课就会走神,老师出上联“红牡丹”叫他起来对,他居然张口说到“大力丸”,传为千古绝对。班上头号帅哥有一副好歌喉弹得一手好吉它,而且长得好有女人味儿,晚会上的一曲“灰姑娘”自弹自唱,迷死一片女生男生。旁边一位精瘦的哥们是游戏达人,反应像老鼠一样快,无论 CS 还是星际学校里无出其右,此君就连打呼噜时都会发出“ go go go ”的声音。副班最热心,也是我们之中最爱学习的一位,他以优秀成绩带路,领着我们抢占班级前沿的阵地。小 L 倒是会打球也知道学习,可大家却最爱欺负他,每次轮到生日,哥们几个把纸条儿在班上一传,下课后,就会看到瞬间黑压压一大堆人的手围上来,可怜的他只有在中间祈祷了…… 

  当然火热的青春绝不是在玩乐中度过的。高三的生活有痛苦,更多的却是痛快。我们很幸运有一位关心我们的老班每次都会把我们从忘乎所以中拉回来。晚自习前的 1 个小时,哥们儿约定打完球之后就要回教室伏案学习,绝不出声。大多哥们儿挤上了班上的前几名。几个家伙还捧回来几副竞赛的奖状,喜不自胜地对着吹牛。在辩论赛的垫场演出的时候,后排几位帅哥和女生们倾情奉献动人歌声,名震全校。高三运动会上全班人团结的迸发,大家拼尽全力,从过去的第九一举夺得了理科冠军,大家兴奋地扬着彩旗绕着场子跑啊跑,周围追逐的相机啪啪地闪,那是班上的经典时刻。后排男生组成篮球队在班级联赛上摧枯拉朽,灭了不知多少传说中的强队。曾经不可一世的对手们沮丧地灌着水,仿佛都能喝出醋味来。赢了球之后的我们每次都喝着女孩们买来的可乐,嗯,那是最甜美的饮料了。 

  还想着骑着单车和伙伴放学后的年少轻狂地追逐飙车;想着哥们儿一起打完球后拿衣服擦着身上的臭汗,还要吹牛明天的英语期末考一定要夺班上第一;记得 18 生日那天大家聚在一起祝福的话语和干脆的酒杯声;还有冬天扫雪前每次都要先干一番雪仗,贴服在地上的厚雪居然比原来好扫多了;还有那个雨天送她回家,一起打着的红伞,和为了保护她在雨中牺牲的半个身子…… 

  曾经被视为高三炼狱的老楼,鲜绿的爬山虎围满了她,而今却有一种难言的亲切。长亭,花园,体育馆,图书楼,田径场,有自己踏过的脚步,洒下的汗水,永远渗浸在这一片土地上。就连每一块篮板上,也都有过自己拍上的手印。已经觉得校园不像初来时那样大,却更有家的感觉。 

  “ Excuse me ,请问这次物理竞赛辅导是在这里?”我的思路被打断,回头一看是位小师妹在问我。“哦,只有这间有人,肯定是了。”我转身从二阶教室走下去。“唉,”我磨着牙嫉妒的想,“实验这年头居然学竞赛的都是美女了,我真该晚生几年……” 

  高中三年如此美丽,怪不得我们注定是要用花季来奉献。记忆清晰得时间也擦不去,仿佛来拿中考成绩的时候就是在昨天。大家的实验情结都很深,学校不只是教我们去学习,还有如何去生活,如何去做人。向高中一天上十三节课的大学同学提起高中生活时,看到他们惊羡的表情有一种无比的满足和自豪。每当和高中同学骑脚踏车出去,就要顺路到实验逛上一圈。每次来都看到新的样子,她比五年前美多了。心中滋味说不出口。我可以在空间上回到母校高中,可是时间已经不让我在这教室里再上一节课了。 

  

  刘铭 98 级 11 班学生,曾获第三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现就读于山东大学计算机专业。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fostn | 阅读:
相关新闻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