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十面埋伏——致祭洋务运动四十年

[日期:2007-04-11] 来源:  作者:北京大学 杜乐 [字体: ]

  老大帝国!

  每每想起洋务运动,我们的心就被一种类似蜘蛛网的东西紧紧捆住,无法呼吸。我们哀叹法国大革命的血腥,可是我们同时听到了马赛曲的号角;我们替那些被明治维新洪流吞没了生命的人们惋惜,可是我们同时从那呼啸的水声中感受到了奔流向海的生命力。

  洋务运动呢?一次符合历史进步的改革怎么会就这样失败了,而且失败的如此可耻?!她几乎是被闷死的,在还未成熟时便已老气横秋了,成了挡在事物面前的拦路虎。

  为什么会这样?我们对脚下这个国家的热爱使我们首先痛恨那些不平等条约,痛恨那些逼迫我们签订条约的洋人,痛恨那些出卖利权的卖国贼。我们尽可以站在道德的立场上骂他们,骂他们令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受辱。转过头去,我们又可以赞扬大唐盛世制度之完备,气势之恢宏,借此提高自己的民族自尊心,然后下决心为“中华文明的复兴”而努力。

  可是历史不承认偶然性,所有的偶然性定将汇于必然性的汩汩江水中。意气用事,义愤填膺自然可以暂时平抚我们心中的怨怒,可这于解决问题却毫无裨益。静下心来分析,我们的文明自身有何弱势?我们又如何解决它?这也许会痛苦些,不如发发牢骚(像我们的某些教科书常干的)来得轻松痛快,可是这是有价值观,务实的人唯一可以选择的路。

  让我们来看看我们的洋务派面临的是怎样的十面埋伏,其中又有多少是有中国特色的。

  中国封建君主专制制度之完善是任何国家都无法比拟的,中国的山川,河流,土地以至全体人民都是皇帝的私有财产,而人们也对此习以为常,认为一切属于皇帝,听皇帝支配理固宜然。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皇帝想改革图强自然容易,但如果皇帝或掌握皇权的人没这个意思那麻烦可就大了。

  那么我们是否应该寄希望于皇权的掌握者出于本阶级的长远利益考虑,自上而下的推动改革?这的确是一条好的道路。俄国和奥地利便是籍此走上资本主义道路的,比起自下而上的革命,这种改革可以以最小的牺牲换取最大的成果。可是不要忘记,中国所处的位置与俄奥两国有何不同。对于中国的皇权掌握者来说,最大的威胁不是来自强大的邻国(至少在改革的初期如此),而是来自身边的掌权者(例如洋务派官僚)。在这种情况下,道德的分析是没有用处的,我们不能要求统治者冒着失去权力的危险而全力支持权臣的改革。况且皇权的掌握者本身所受的便是自认天朝上国,重礼术轻技艺的封建教育,封建上位者的驭下之术对它造成的影响远比西方新思潮要大得多,因此皇权的改革者在洋务运动和后来的改革中只能成为中国近代化运动的巨大绊脚石。

  自上而下体系完善的封建官僚体系则成为了皇权掌握者与旧阶级攻击新事物的最顺手工具。这个官僚金字塔封闭老朽,想跻身其中只能靠上位者——皇权掌握者或已有的官僚——的赏识。而这些人不但因为长期掌握没有牵制的权力而容易腐朽,同时更是既得利益的最大维护者。从整体来看,这些人目光短浅,不思进取,无论出卖多少民族与民众的利益,只要旧有的体制不被触及,他们便不会有重大损失,而因为新进官僚的权力靠的是自上而下的施与,新兴力量无法靠进入旧有的官僚体系,使得旧有的体制越来越跟不上时代,成为阻挠改革的“中坚力量”。

  中国的封建制度完备得过头,它把除了皇帝之外的任何人都置于严密的监督之下,本来出于防腐考虑的台谏制度此时成为皇权掌握者和其操纵的旧官僚攻击改革的最有利战场。每当遇到重大事件,在关系到国家安危呼吸的重要时刻,旧官僚往往先袖手旁观,只要出现一点问题,不问事情的难易,立即将所有过错推给任事的洋务派,而且往往 陈义甚高,自视清流,而干实事者则为浊流,此等人鄙洋务为不足言,甚而以攻击洋务为荣,自强阻力重重。每兴一议而阻之者多于赞成者十数倍,事成则求全责备,事不成则更可咨意攻击改革之人。更有甚者,把国家的一切改革说为适应洋人需要,为洋人服务,敷衍洋人。

  此大阻力之二。

  上面两条之所以会成为阻力,归根结底是由于中国强大的旧思想。 中国的旧思想实在“顽强”得令人称赞,那些曾被奉若神明的四书五经(至今还被当作所谓什么古典名著供在书店里 )之类,虽然只是些不会走的书本,但在它的唆使下那些顽固派发动的一次次“反攻倒算”简直比有型的武器更可怕。想想我们派出的大使曾纪泽因为遵从西方惯例而以太太的名义发出酒会的邀请函,竟引起国内朝廷的轩然大波以至于回国待审,可见中国的封建思想多么无孔不入,而洋务派所面临的环境又是多么令人窒息。

  比起旧思想给改革造成的无法估量的潜在困难,这还是小事,因为无论是改革的被动接受者或改革的推动者,他们都时刻被这些东西以及由之派生出的祖制之类所羁绊着,改革的步伐也由于需要绕开这些东西而无法迈大。

  要冲破旧制度的坎,怎么办?只有造反,否则可能性微乎其微。于是便有了太平天国。不过说句实在话, 除了洪仁玕的几个空头文件显示出其“进步性”来,“天国”在其他方面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地方我不敢说,它的腐败残忍程度甚至比清朝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个新生政权尚且如此,如果让它统一了中国,中国人会进入怎样的天堂?维持生存是生命的本质,对于一个政权亦如此,既然这样,就不要总是责怪清政府镇压太平天国是由什么反动本质决定的,清政府将大量的钱财花在战争上,又不得不雇佣洋兵,怎么能不影响洋务运动?

  为什么同样是自下而上的暴动,太平天国与日本的倒幕维新在实践与结果上有如此差别?原因很简单,太平天国本质上是一个封建政权。不管它开始代表的是哪个阶级的利益,它反对的是旧政府而非旧体制。它的生与死的确惨烈,可一切的一切都不会也没有可能给那个时代的黑暗增添一丝光明。

  归根结底,洋务运动的失败不在于外患,而在于中国内里的封建因素的阻挠。注意,是封建因素而非封建制度。

  中国三面环山,一面临海,处于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之中。这既给独具特色的中华文明的成长提供了一个条件温和的暖箱,造就了称雄一时的汉唐文明,也使中华文明自闭而少动,形成了一种类似循环的历史发展模式。尽管出现了一次次政权更迭,分乱合治,封建的统治却始终未被撼动一丝一毫,反而在一次次治乱更替中日趋强化,以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为基础控制了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每一个角落。

  而洋务运动,作为一次体制内改革,尽管跨时代地迈出了向西方学习的第一步,却始终无法摆脱各种封建力量的控制,可耻的失败。对一次改革运动,特别是想不流血的推动进步的改革运动,唯有协调好各方利益,自保自保!才能活下去,才能将改革推向前进,即使担心一切努力都是徒劳,仍然只能带着最好的愿望期盼奇迹出现。直到她心灵中迸发的希望之火渐渐在刺骨的寒风中熄灭,她的思想一次次从高峰跌落,当她已对自己的理想产生怀疑,我们便知道,封建的十面埋伏已将她磨平,她已经丧失了自我,成为新的改革的十面埋伏中的伏兵。

  不仅是洋务运动,中国近代的改革与革命没有一个能够摆脱老大帝国几千年来无处不在的封建阴影。多少鲜血被改革与革命的烈火吞噬,中国的历史却仍然徘徊在改革—失败—再改革—再失败的怪圈之中。直到很多年后,导致洋务运动失败的个人独裁,自上而下的落后官僚体制,封建思想,这些问题仍然没有解决。特别是封建思想,每当我们推翻了一个旧体制,我们似乎已经将它打入了地狱,可是它很快便会自黑暗中探出头来,将我们的新政权封建化,将我们的历史重新带入循环。维新派对革命的阻挠,辛亥革命后的袁世凯篡权,大革命后的官僚资本膨胀, 还有文革!历史的教训已经够多了,我们必须改变个人专权,改变自上而下的封建官僚体制,最重要的,我们必须通过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将前两者存在的基础——封建思想铲除干净。唯有此,我们现在推进的改革,我们今后进行的一切努力和尝试,才不至于像虚置沙漠的阳光与热血,我们已经取得的进步才是坚强和有意义的。

  记得蔡元培先生一向不主张学生“上街”,大学应该是读书的地方,只有这样中国的未来才有希望。我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是十分不理解的。而如今,当我再一次面对洋务运动,再一次思考中国近代的历史,我深深体会先生的苦心,也深切的明白了我们这一代人担负的使命……

  我无力以我的笔描绘出已逝去的那个悲哀时代的全景,仅以此篇祭祀那个时代,以及一切曾经努力过但终究没能挽救中国的时代。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fostn | 阅读:
相关新闻      
热门评论